參考消息網1月9日報道 俄媒稱,巴黎恐怖襲擊事件再度表明,在不受相關道德及政治束縛的敵人面前,當今歐洲價值觀是何等的不堪一擊。而寬容的限度在歐洲依然屬於禁忌話題。
  據俄羅斯連塔網1月7日報道,無論是民族、宗教還是政治訴求,大量涌入歐洲的移民與當地民眾皆大不相同。為確保和平共處,西方所採取的措施之一便是推行寬容主義政策,對不同的觀點習俗加以容忍。它事實上已成為歐洲社會政策的主導方向。
  這一機制雖尚能勉強杜絕歐洲文明中不同派別發生衝突,但在跟歐洲文明與價值觀差別極大的文明發生衝突時卻無能為力。在好戰的伊斯蘭極端分子眼中,根本不存在所謂的寬容,推崇其他價值觀、信仰其他宗教者即是合法的軍事打擊目標。
  報道認為,在寬容政策占主導地位和穆斯林僑民影響力日益增長的情況下,歐洲正變成伊斯蘭世界的政治盟友,在很多關鍵問題上均給予大力支持,尤其是對以色列的施壓日益加重。
  歐盟也缺乏對恐怖分子給予明確還擊的有效手段。對“伊斯蘭國”組織的轟炸既不能摧毀它,亦不能令極端分子心生恐懼。歐洲的司法體系和監獄是給歐洲人準備的,完全不能震懾極端分子。
  報道稱,在此情況下,有效之舉莫過於對移民政策進行理性的反思與改革,同時修正對寬容政策的態度,至少是實施限制,只對決意寬容對待周圍民眾的人加以寬容。然而,歐洲現有的政治體系多半會令此類改革胎死腹中。
  結果將如何?很難說。極右翼政黨完全可能執掌若干歐洲國家的政權,直接對本國政策改弦更張。也不排除另一種結局,即歐洲繼續失守,將更多的政治空間拱手讓予伊斯蘭極端分子。
  
  【延伸閱讀】最新一期《沙爾利周刊》售罄 網拍最高破7萬歐元
  參考消息網1月9日報道 外媒稱,法國嘲諷刊物《沙爾利周刊》爆發血腥屠殺導致多名從業人員死亡後,最新一期6萬份印刷周刊在數小時內銷售一空,部分甚至競標至超過7萬歐元。
  據臺灣“中央社”1月8日綜合外電報道,《沙爾利周刊》位在巴黎的總部,1月7日受攻擊導致12人死亡,包含部分一流記者。法新社報道,數小時後,《沙爾利周刊》最新第1177期紙本刊物幾近秒殺售罄。
  1月7日中午前,以法國爭議作家韋勒貝克卡通圖案為封面的數十本最新《沙爾利周刊》刊物出現在網絡上,價錢高得嚇人。
  購物網站ebay有超過80個主打新一期期刊的廣告,部分頁面的直接購買價高達5萬歐元。
  1個廣告寫道:“稀有,最新一期《沙爾利周刊》。”
  部分周刊出價甚至飆破7萬歐元,但由於ebay網站可以取消出價,目前不保證真的可以用這個價完成交易。
  《沙爾利周刊》已宣佈下周將如期出刊,併發行100萬份紀念特輯,響應全球對這場屠殺的抨擊聲浪。
  (2015-01-09 10:27:11)
  
  【延伸閱讀】《沙爾利周刊》“挑釁史”:我們的目標是嘲笑一切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沙爾利周刊》編輯部成員在2006年的合影,右一為沙爾布,右二為卡布。(法新社)
  參考消息網1月9日報道 外媒稱,法國諷刺性刊物《沙爾利周刊》的辦公室周三遭遇襲擊,導致至少12人喪生,事件背後的原因似乎是這份刊物長期以來對宗教、尤其是伊斯蘭教的嘲諷。一些目擊者稱,持槍歹徒開槍時稱他們是在保衛穆罕默德。
  據美國《時代》周刊網站1月7日報道,這不是這份挑釁性的左翼周刊第一次受到威脅。
  《沙爾利周刊》創立於1970年,那是在另一份出版物《剖腹自殺》雜誌因為對法國前總統戴高樂去世進行嘲諷而遭禁之後。《剖腹自殺》雜誌的很多工作人員轉入了這份新刊物。
  雖然這份刊物從未曾大賣,但它因為抨擊極右翼政治家和名人等受矚目人物以及各種宗教的煽動性漫畫而迅速出名。
  1981年,《沙爾利周刊》因為資金不足而停刊,但它於1992年復興。2006年,該刊物引起了廣泛爭議,當時,它轉載了最早刊登於丹麥《日德蘭郵報》有關先知穆罕默德的爭議性漫畫,導致全世界穆斯林舉行抗議。時任法國總統希拉克當時發表了一份聲明稱:“任何可能傷害他人信仰、尤其是宗教信仰之事都應避免。行使言論自由應該本著負責任的精神。”
  作為回應,《沙爾利周刊》刊登了一封由12名作家和知識分子簽名的信,信中寫道:“我們,作家、記者、知識分子,呼籲抵抗宗教極權主義,推動自由、平等機會和世俗價值觀。”
  2011年11月2日,在該雜誌宣佈先知穆罕默德將是下一期“主編”一天后,《沙爾利周刊》的辦公室遭到燃燒彈襲擊和破壞。因為襲擊發生在清早,所以無人受傷。《沙爾利周刊》主編、以“沙爾布”的名字發表漫畫的斯特凡納·沙博尼耶此後對媒體說:“如果我們能嘲諷法國的一切,如果我們能談論法國的一切,但伊斯蘭教或伊斯蘭主義的影響除外,那很討厭。”沙爾布據信周三已被殺害。
  次年,在該周刊登載了更具挑釁性的有關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畫後,法國官員宣佈將暫時關閉在十幾個穆斯林國家的法國大使館、領事館、文化中心和學校,以保安全。儘管受到多個組織譴責,《沙爾利周刊》為自己的編輯選擇進行了辯護。該刊記者洛朗·萊熱當時說:“我們的目標是嘲笑。我們想要嘲笑極端分子——每一名極端分子。”
  據美國“石英”財經網站1月7日,《沙爾利周刊》以反對組織化的宗教為榮,政治上天生就不正確。
  雖然在全世界和法國有很多人認為他們的編輯風格太具“挑釁性”或“冒犯性”,但他們對根本的民主價值觀的忠誠在這些凶手們被繩之以法之後將持久存在。
  在他的雜誌遭受襲擊多年後,犧牲的雜誌主編、深受喜愛的插畫家“沙爾布”在2012年最好地表達了這一點:“我不害怕報複。我沒有孩子,沒有妻子,沒有車子,沒有貸款。這也許聽起來有點自大,但我寧願站著死,也不跪著生。”
  法國《回聲報》網站1月7日報道稱,法國曆史學家斯特凡納·馬聚里耶2009年在編寫一本介紹《沙爾利周刊》歷史的書籍時,所用的標題為《笨蛋、惡人和周刊》。他實際上還可以再加上一個詞:“從不低頭”。這本創刊於1970年的諷刺雜誌是自由、叛逆和嘲諷式新聞的一個標誌性代表。自誕生以來就經常官司纏身,要求其停刊的聲音不斷。
  《沙爾利周刊》對於所發表的內容從來不做內部審查。它所刊發的漫畫通常以權力機關或權勢人物為諷刺對象,作品多能直中要害,經常會讓人哭笑不得。
  在經歷了7日的恐怖襲擊之後,從不低頭的《沙爾利周刊》還能不能重生?目前,法國電視臺、法國電臺以及《世界報》都表示願意為其團隊提供辦公場所。
  (2015-01-09 10:11:00)
  
  【延伸閱讀】《沙爾利周刊》血案震驚世界 德媒反思新聞自由
  參考消息網1月9日報道 外媒稱,法國《沙爾利周刊》血案讓德國媒體普遍感到震驚,同時也引發了媒體對新聞自由、宗教、價值等多方面的思考。
  據法國國際廣播電臺1月9日報道,《世界報》寫道:恐怖襲擊的殘忍令人難以置信。襲擊對象是在其高峰時期堪稱伏爾泰後人的一個編輯部,也就是說,一個為公民思想自由鬥爭到底的編輯部。正因為襲擊者好象是來自法國,法國總統和總理因此面臨一場規模尚以難預測的挑戰。但不要以為這一挑戰只是針對鄰國--我是查理,我們都是查理。
  《法蘭克福彙報》寫道:法制國家不能容忍讓帶衝鋒槍和火箭彈發射器的男人們來決定我們的說、寫、畫、想。他們追求的是自由和開明社會的終結。事實上,對越來越多的人害怕伊斯蘭,人們並不感到驚訝。但堅信伊斯蘭和西方民主不可融合的人並不只是伊斯蘭份子。在歐洲許多國家都出現了類似於德國的反伊斯蘭化的Pegida集會。仇恨也在西方流涌,在喚醒暴力幻想,其中也包括Pegida在示威游行時教唆的針對“撒謊媒體”的暴力幻想。
  《法蘭克福評論報》認為:槍殺案首先是對伊斯蘭的挑戰,算不上是對西方的挑戰。槍殺案以令人震驚的, 不,以令人最憎惡的方式證實了西方民主和自由的存在。滿臉鬍子的誘惑者和被他們勾引上鉤的失去了方向的年青男人並不代表整個伊斯蘭。《沙爾利周刊》在諷刺批評時,對所有宗教一視同仁。這應該是記者的未來,也是西方同時更是所有穆斯林的責任:對宗教狂必須寸步不讓,因為正是這些人在嘲弄上帝。
  (2015-01-09 07:58:00)
  
  【延伸閱讀】台媒:《沙爾利周刊》下周將如期出刊
  參考消息網1月8日報道 臺灣“中央社”1月8日綜合外電報道稱,法國《沙爾利周刊》1名躲過死劫的員工8日告訴法新社,這本走諷刺路線的雜誌下周將如期出刊。
  在7日的攻擊中幸存的專欄作家裴路(Patrick Pelloux)表示,14日出版的《沙爾利周刊》將展現大無畏勇氣,標舉“愚蠢將落敗”的精神。他說,其他同仁馬上就要開會。
  裴路指出:“實在很難受。我們都身陷苦楚,感到哀傷恐懼,但我們無論如何還是會出版雜誌,因為愚蠢將落敗。”
  裴路還表示,這場大屠殺過後,員工無法進入《沙爾利周刊》總部,出版作業必須在雜誌社以外的地方進行。
  包括5名漫畫家在內的12人在7日的攻擊中喪生,兩名警察也在死者之列。
  (2015-01-08 20:10:31)  (原標題:俄媒:雜誌社遇襲表明法國寬容社會政策難以為繼)
創作者介紹

湯唯

ie31iesql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